年會專訪:鑄劍師傅-郭常喜

2012⋅10⋅15
年會專訪:鑄劍師傅-郭常喜
1284次瀏覽
0則留言
2012⋅10⋅15
年會專訪:鑄劍師傅-郭常喜

這次TEDxTaipei要帶大家認識鑄劍師傅-郭常喜師傅。鑄劍?你可能會覺得這是古代才有的行業,在現代社會少見的刀劍藝術,其實還有像郭師傅一樣的人在默默守護、推廣。我們這次來到郭常喜藝術兵器文物館,各個朝代的兵器在眼前浩大成列,帶我們走進了歷史的洪流。博物館的員工熱情接待我們,館長也特地為我們細心解說博物館的內容,讓我們倍感窩心,也感謝他們的盛情款待。想知道郭師傅的理想是什麼嗎?又是什麼力量支持他一路堅持鑄劍呢?


郭常喜


Q:在網路上看到師傅從十三歲就開始學這項工藝 是因為家庭背景嗎? A:早期的時候環境很不好,在鄉下打鐵很困難,小學的時候大家都要去上學,但我比較少去學校,去上學的的話,我的爸爸就這樣罵我「阿!你去上學有飯吃嗎?」所以七、八歲就開始工作了。他之所以會說去上學沒有飯吃,是因為如果去上學,就沒辦法去煮菜,「哩丟謀奔甲!」,因此當人家小學六年級畢業,我才只有讀到三年級而已,但是最後小學六年也有畢業啦!不過,在畢業前從十歲、八歲就和我爸爸打工,幫他弄爐,可以幫上忙的地方就盡量幫忙。之後小學畢業後就正式加入他打鐵的行列,當時是覺得爸爸打鐵很辛苦,但是打鐵環境相當不好,所以勉強也跟他打,一方面別無選擇,另一方面想分攤爸爸的工作,畢竟以前找工作不是像現在一樣出去就可以找的到,工作機會很少你也找不到,所以說勉強和他一起打。早期的人有一句話說:「第一工廠是打鐵手拿鐵鎚錘鐵支,錘到流汗滲滲滴,不知何時出頭天?」也就是說,任何的工廠,最辛苦就是打鐵。所以說為什麼打鐵的人每天都穿破衣服,因為打鐵會燙,拿出來打的時候有鐵花,當鐵花刷到衣服的時候,衣服就破掉了,因此才會有這樣的流傳。

之後就和爸爸一起打鐵,然而打到二十幾歲的時候,當時爸爸很早就過往了,家裡還有弟弟要撫養,為了餬口也是要繼續做下去。以前的人說「打鐵只夠吃而已」沒有太多的錢可以賺,因為你即便打得好,你今天可以用手工打出五支,明天最多也只能打五支而已,不能說我今天生意很好,我今天做五支,明天做十支。當時就是我爸爸留給我,換我做的時候我心想「如此小賣也沒有什麼生意,也沒有什麼好。」就毅然決然改做批發,做批發和打鐵不同,你今天可以拼多少,到晚上做完以後,東西就拿出去給人家賣,這樣收入比較多。做一陣子之後覺得,做批發其實也不能賺大錢,所以就想改變打鐵的模式,最後決定開始製作食品用刀,台灣最早做食品用刀的就是我,以前統一泡麵,裡面有個蔥包,蔥包如果用菜刀下去切太慢了,用機器下去做比較快。再來像台鳳、可口美都是我做的,之後機械用刀做到六十五年代、七十年代,遇到生鏽問題,台鳳以前在鳳梨外銷的時候,是罐頭裡面裝有一片一片的鳳梨,它是怎麼做的?它是利用一種切鳳梨頭尾的刀子,掛在機器裡面,把鳳梨頭尾切起來。只要把鳳梨放進去,它就會自動把頭尾切掉,切掉以後皮也必須要弄掉,中間的芯也要弄掉才能切成一片一片的,而這些切除的刀具叫做鳳梨切片刀,多半是用鐵做的。這種刀具今天工作做完明天要再切的話會生鏽,必須把整台機器上的刀片拿起來磨一磨,洗好以後再放進去,沒有經過維修的話明天就不能使用。所以之後一些廠商就要求說要使用不鏽鋼,在六十年代、六十五年代的台灣沒有不鏽鋼,一定要美國或日本才有,所以當時會跑到日本去就是為了機械用刀。

以前日本不是那麼隨便你要出去就出去,你要先從日本買一台研磨機,用來磨機械用刀,當時你要在日本買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得要透過我們台北以前在九份挖金礦的那個公司,透過那個公司買一台機器進來,進來之後你要會操作、使用,通過檢驗後,會給你一張證明,這時你才可以去日本研究機器怎麼用。過去日本後,它們當時就有出不鏽鋼,但因為它是做刀子的,它的材料就從420開始到440 、450。相較之下,我們在台灣只有買一台研磨機,你要等成品好了才可以磨,但是在製作成品的過程中,不是只有那台機器夠了,第一你要材料,第二你要沖床,第三你要熱處理的爐,第四你刀子熱處理後會彎掉,還要整平機,整平了以後才可以磨。因為需要的本錢太大,最後就倒掉。在三十年前,光買那一台機器就多少錢了?台幣八十二萬,當時的一甲土地才四千塊,所以沒有辦法就倒下去啦!

倒下去後仔細想出的解決辦法就是從日本買半成品,在日本半成品做好之後,運回來台灣再加工,加工以後再賣出去,當時的可口美、台鳳、統一有一些食品公司都是用我做得機械刀,然而隨著時代更迭,打鐵越來越沒落,因為我們在六十年代、六十五年代的時候以農業為主,在當時有發展的地方一定會有一條打鐵街,像鹽水打鐵街、鳳山打鐵街,街上整排都是打鐵的店舖,不過農業到最後也是漸漸沒落。我們這一代是很辛苦,看我們下一代會不會比較輕鬆,下一代的小孩通通上學讀書,最後個個都是大學生,誰還想跟你打鐵阿!農業又一直沒落,所以到現在,打鐵的就是這樣漸漸的減少,像我這樣七十歲了還在打鐵得很少,因為我是到最後機械刀不能做才改做文化,一切都隨時代變動去走,做些比較特別的東西,像積層花紋鋼這一類的,他們西方那邊叫做大馬士革鋼,但是它以前很貴,一支都三十萬起跳,所以我在台灣開始研究積層花紋鋼。

Q:為何能夠一路堅持鑄劍工藝? A:如果你是原地踏步,你就無法走出去,必須跟著時代改變,所以你做的東西也必須要跟隨時代發展。做東西就像比賽一樣,今年比賽得獎,明年要再比賽就要再想新的辦法。「創新」,求新求變,再來就是精益求精,將這個工藝留給下一代,如果不能留給下一代,也要讓他們知道鑄劍的方法,以後如果有有心人,就可以知道製作的方法。現在就如同人在江湖上身不由己,不做也不成,比如我們現在和學校建教合作,學生肯學,那我們一定得要教,因此就這樣一直堅持下去 ,到現在還在做。

Q:在傳承工藝的過程中,有遇到什麼困難? A:傳承這個工藝困難很多,任何情況下,基本上你都得先填飽肚子,才說品味阿!比如說我要開博物館,但想歸想,開博物館不光是要有地方讓你開就足夠了,你也必須要有工具,接著要去思考展覽物品要怎麼來。所以一切都是先填飽肚子,才可以買東西,最後才能夠談理想。現在並不是說為了自己,是為了後代子孫而努力打拼奮鬥。

Q:現在有很多學生在學習這套工藝嗎?有一套課程專門指導他們嗎? A:有!基本上是他們要學什麼,我們就教什麼。你們看這幾天的報紙上的報導,都是因為有學生來學。

Q:郭師傅除了刀劍以外,有其他作品嗎? A:基本上是以刀為主,但現在也有嘗試別的東西,像是手環、鐵印…等,這些是現在新開發的東西,主要是展示作品上面漂亮的紋路。順帶一提,這個材料並不是普通的材料,這個是硬鐵,硬石就是我剛剛給你看的隕石,現在人叫它天鐵。鑄劍的時候,客人會要求裡面要加天鐵,因為裡面有磁場,所以用天鐵鍊出來,第一它有磁場,第二你可以避邪。

Q:郭師傅一天工作時數多長? A:這個是材料做好以後,我主要是負責裡面的不同的紋路。材料下去做的時候是固定的,但是我是最先申請花紋鋼作法的專利。我要出來的時候,日本來異議 說這個不能說是我發明的,應該是日本人發明的,他總共來異議三次。因為你申請發明通過以後,他還要公布三個月直到沒有人反對,才能夠領到執照;如果有人去異議的話,你就無法拿到這個執照,所以他們日本人就來異議。我到最後去請一個中鋼的光鐵博士,他問我說:「有我們比日本早發明的證明嗎?」我說:「有阿!」我們早期在中國的時候就有製做干將莫邪干,莫邪劍有水波紋,而干將劍則有龜殼紋,這正明說我們以前會做那個東西。而日本是直到唐代的時候刀劍才傳過去,他其實就慢我們幾個朝代了,所以智慧財產局才得以證明,最終結果四年才出來。

郭師傅喃喃自語,熱情的繼續說道,「還好有菜刀藝術才能吃飯,但是誰會去想說這個是打鐵的打出來的,所以打鐵有受人家的重視,但沒有受到人家的尊敬。原因就是說,就像我們東西在比賽一樣,你去到國家的時候,他認為『打鐵的有什麼?打鐵沒什麼阿!』 認為這是個粗工的東西;不過打鐵的看法不同,我認為打鐵的歷史最久,功夫最深,像我做了這麼久,人家常問:『你有什麼得意的作品嗎?』我滿懷理想地說:『沒有得意的阿!都還在研究阿!』因為明年是不是可以做一支更好地出來,就是這樣一直走下去。」

Q:師傅以前都是做農具的? A:六十年代在農家的時候,人人都需要農具,每一家都有一台這個,去工作的時候,這個是揹在上面,另一邊是牛牽在上面,就這樣去田裡做工。

Q:師傅從何時開始蒐集農具? A:從小自我會開始賺錢就開始蒐集這些,看到人家有東西要賣,有錢的時候就會去買。我很愛舊的東西,像這台馬車是真的可以拉的,古物,什麼叫做古物?古物就是它還可以用且很完整,沒有說哪邊曾經壞掉過,有修復的痕跡。這些東西你把它留下來就是寶,你丟棄它就是廢鐵,像我們館長一樣,一件衣服四千多塊買不下去,一支刀四、五萬塊他就買下去了,每個人的興趣不一樣。你如果只是蒐藏一個興趣,你一個興趣蒐藏一部分就好了,不要看到什麼就蒐藏什麼,那你一輩子賺錢都不夠用。

Q:師傅做這項工藝已經五十五餘年了,你會如何用一句話來形容你的經歷? A:你要好,一定要辛苦,把辛苦都用掉,就會成功!

Q:假設年輕人要來學這項技藝,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 A:你要能耐熱、耐苦,這樣就夠了。其實你做哪一行都是一樣的,如果認真你就會成功,行行出狀元。說實在的,比如說我們台灣有這麼多打鐵的,大家都想要賺錢,但是轉向成功的可以說只有我而已。羅馬不是一日造成的,我是從我開始會賺錢後就蒐集兵器,我有辦法把這個博物館各種各樣的兵器用起來,雖然秦始皇登位以後就把所有的兵器燒掉,因此之後有些兵器有斷層,不過因為我自己會打鐵,加上我們的館長是讀歷史的,他會把刀劍的樣子用出來給我,再讓我去打,所以我們才能展示各朝各代的物品。各朝各代東西的型體都不一樣,困難處就是在這。蒐集刀劍的在台灣有很多,但是能夠蒐集完整得很少。像奇美博物館這麼大,它也只擁有部分而已,許文龍是比較後期才開始蒐集,所以中國的部分他蒐集不到,他和我談了好幾次,叫我將兵器全部賣給他,我總共有差不多四千八百多件,後來我有去詢問我們的館長,當時他差不多開價上億,不過我的老師就跟我說:「東西是你的,你要賣當然可以,但是你的理想就沒有了!」

Q:師傅的理想是什麼? A:我以前都是在外面展覽,展覽很麻煩,東西都要帶來帶去,第一在文化局的行程都只有十天、五天,十天、半個月而已,去佈置要兩天,你去蒐也要一天,他給你十天,扣一扣你不是只剩下一個禮拜。當別人知道要去看的時候,你已經收掉了,像是去台北新光三越展覽,它規定早上十點到晚上十點貨車不能進去那條街,那要怎麼辦?所以到最後自己通通把刀劍蒐回來,雖然在這之前其實也都有在各地展過,只是過程很辛苦。以前去展覽的時候都必須拜託別人「拜託啦!可以讓我展覽嗎?」最後什麼都沒有。所以才選擇建造博物館,我剛開始沒有收門票,是從店裡面的收入來支持這邊的支出,因為我們博物館要冷氣、水電、人員,所以就從那裏賺錢來養這邊。文建會當時跟我們說:「如果到夏天的時候有很多人進來吹免錢的冷氣、上免錢的廁所再出去,豈不是不好?」所以建議我們收門票,加收門票有興趣的人他才會進來,沒有興趣的會說:「我幹嘛進去花那五十塊?」就這樣一直堅持下去。比如說現在裡面有兩、三個員工,薪水兩、三萬塊,一個月也要花到十幾萬塊,一年最少要花一百多萬,但是一個月大概三、四百個人進來看,門票也沒有辦法支持,我們不是靠這個賺錢,只是存著分享的心情,想讓別人知道罷了!

Q:郭師傅給年會觀眾的一句話? A:來參觀我們的歷史吧!了解我們的刀劍歷史,我們的刀劍雖然以前是凶器,但是是為了和平才會打仗,現在已經沒有再用了,槍跟炮彈取而代之,所以現在我們要把先人製做的刀劍,當成是一種藝術品來欣賞!


郭師傅的爸爸在過世的時候,留下一把鐵鎚跟砧子,跟他說:「做下去,就對了!」當時的他並不理解爸爸為何要這麼辛苦,爸爸甚至還欠了五千塊的債務,不過,爸爸的一句話,便是支持他堅持下去的最大力量。TEDxTaipei年會The Future is Now已經結束,歡迎大家訂閱郭常喜藝術兵器文物館的facebook粉絲專頁,或前往位於高雄縣茄萣鄉的郭常喜藝術兵器文物館參觀!而郭師傅精彩的演講影片也在不久後上線與大家分享,請各位讀者們拭目以待!


撰稿:Jenny

發佈於2012⋅10⋅15
1284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