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的陌生災害 吳逸民淺談地震預警

2016⋅10⋅04
近在咫尺的陌生災害 吳逸民淺談地震預警
590次瀏覽
0則留言
2016⋅10⋅04
近在咫尺的陌生災害 吳逸民淺談地震預警

過去兩年,自己在TEDxTaipei負責體驗與講座活動的籌劃,畫出框架,發生當下還是由講者與觀眾共鳴而成。今年換了個角色,從籌辦者轉換成協助活動當下進行的主持人,除了讓活動順暢進行,最大的心得是準備與對談的過程中,自己往往是收穫最多的那個人。

和大家簡單分享其中一場座談:《誰是地震王- 吳逸民教授對談》的精彩內容。

20160911_TEDxTaipei_Intotheunknown_第二舞台_GraceWang_lo_018.jpg

低價預警系統 爭取黃金逃生時間

台灣大學地質科學系教授吳逸民十多年前投入地震研究,從一開始沒有預警相關的技術,到現在有「區域型」與「現地型」兩種地震預警系統,每次偵測到地震時,就能透過不同的輸送來源通知社會大眾,依據地區約可以爭取10-30秒的時間。

但對吳逸民教授來說,有預警系統還不夠,預警的目的在於爭取逃生時間、降低災害,而現在從測站回傳至氣象台,再傳至大眾的過程,還是有寶貴的數秒被消耗掉,他一直在問:「如何進一步的爭取時間?

更小型、更便宜的設備是答案之一,就像是家中都有的煙霧偵測器,偵測到地震的當下能以警示聲提醒,還能融入建築物的設計,像是自動切斷瓦斯與電氣設備、將門打開等等,增加逃生機會。而便宜的單價有助於應用的普及,「未來或許能應用在建築與室內設計上,能爭取更多的逃生時間。」

他分享了這套系統如何應用在印尼、緬甸等開發中國家。將能幫助這些建築、都市規劃與通訊設備還在建構中,但人口密集的城市,爭取更多逃生時間以及降低地震的危害程度。

地震預測的可能性 建築在科學累積之上

有一位觀眾問:「地震真的無法預測嗎?」教授說了個笑話:「地震學家很怕出現在媒體面前,因為這代表著兩個可能性:一是地震發生了,二是又有人做了地震發生的預測,無奈的地震學家只好再出面澄清。」以目前現有的資料與技術,地震無法預測,現在能做的是地震發生當下,利用P波與S波的時間差做出預警,無法在地震發生前做預測。

預警技術的發展和當前的資料量累積與儀器精密程度有關。過去儀器的精密度不夠,無法區隔P波與S波,累積的資料量不夠,也無法證實兩波存在時間差。科學研究一直都是前人成果累積的加總,從伽利略的地心說、克卜勒的克卜勒定律(行星運動第三定律)都是。牛頓曾說「如果說我看得比別人遠些,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科學就是踩在前人累積的成果,盡可能向外再探索的工作。

善用P波S波 簡易判斷地震

講座當中,教授用簡單好懂的比喻,讓大家清楚了解不同震度地震的差異。影響地震的表層震度有有2個變數:芮氏規模大小震源深度

芮氏規模小的深層地震通常傳到地表時,感受微乎其微。淺層地震的感受會比較強,芮氏規模小,P波上下幅度就像是小朋友蹦蹦跳跳一樣,間距短、幅度小。而芮氏規模大的地震通常P波的間距會比較長,但是幅度相對感受大。

「要是有這樣的感覺,千萬不要再數秒了,趕快去避難。」不過教授強調這是感受上的判斷,最準確的預警資訊還是測量後的通報,最有效的預防措施還是平時的災害演練。

整個講座,談到激動處,吳逸民教授在座位比手畫腳、搖頭晃腦,他對地震教育的熱情可見一斑。數十載的研究生活,教授一直抱持相信對地震了解越透徹,台灣能有越好的發展,就算是看似沒有盡頭的學術生活,他也依然努力不懈。當初,在中央氣象局接下沒有人想要負責的地震預警系統開發,十餘載如一日的將研究成果向前推進,才有今天低價預警系統的出現。

「以前農村種稻的經驗告訴我,要把秧插的直,眼睛要看向遠方的目標物,做研究也是一樣。」他的雙眼閃閃發亮。

20160911_TEDxTaipei_Intotheunknown_第二舞台_GraceWang_lo_009.jpg

作者:魏妤庭

總是閒不下來,嚷著要耍懶放空,但看到好玩事就忍不住向前衝。相信知識的價值,跑到媒體業找尋下一代的傳播模式。關注商業發展、人際行為、媒體傳播等趨勢,最大的願望是擁有一座不限型態的圖書館。

發佈於2016⋅10⋅04
590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科學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