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分錢堅定自我信念

2013⋅08⋅21
用一分錢堅定自我信念
628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08⋅21
用一分錢堅定自我信念

美金一分錢(約台幣0.3元)有什麼用呢?幾乎只能付小費、難以使用且微不足道的小錢,對驚喜主義者(surprisologist)Tania Luna而言,卻是給予她生活希望、感覺富足的寄託。

來自烏克蘭的Tania Luna,童年因為1986年車諾比核電廠事故,得以移居美國。

當時六歲的Tania Luna,離開家鄉時並沒有哭泣,「因為我滿心期待要前往一個充滿美好事物的國度,到處都是珍貴稀有的香蕉、巧克力,還有巴滋卡口香糖 (Bazooka) 。」這種口香糖有小卡通圖案包裝,在烏克蘭一年只能吃到一次,所以Tania Luna一片口香糖就要嚼一整個星期。

Tania Luna和家人到紐約的第一天,在他們住的遊民收容所地板上撿到了一分錢。當時他們並不知道那是遊民收容所,而一直以為那是間有很多老鼠的旅館。Tania Luna說:「所以當我們發現一分錢像化石一樣躺在地上,我們都認為一定是個很有錢的人掉的, 因為一般人才不會掉錢呢!」雖然這一分錢黏黏的又生鏽,但她緊握在手心,就像抓住了一大筆財富。「 我決定要拿這一分錢去買一片屬於我自己的巴滋卡口香糖。在那瞬間,我覺得自己就像個百萬富翁。」

一年後,Tania Luna在垃圾堆裡找到一大袋填充娃娃時,她又有同樣的感覺了,「 我突然間擁有這麼多玩具,比這輩子有過的加起來都還要多了。」

還有一次,有個送披薩的人站在門口要外送披薩, 但披薩不是Tania Luna家訂的。這是他們這輩子收下的第一個披薩,「外送員站在門口盯著我們看 而我們就在他面前一片接一片不停的吃。」外送員叫Tania Luna的母親付錢 但是她的錢不夠。當時她為了省下巴士錢,天天走過五十個街區去工作。之後鄰居突然探頭進來,而且發現她訂的披薩被樓下這些移民染指,她氣到滿臉通紅。「大家都不高興了啊!不過那披薩倒是蠻好吃呢!」Tania Luna笑著說。

直到多年後,Tania Luna才明白當時她和她的家人是多麼窮困。 在定居美國十年後她和家人決定去一開始收留他們的旅館,訂個房間、慶祝移居美國十周年。「但櫃台人員大笑著跟我們說:『這邊的房間不能預約,這裡可是遊民收容所啊!』 我們全都嚇呆了。」

Tania Luna的老公Brian,小時候也無家可歸。11 歲的時候 他和父親一起住在汽車旅館裡。為了追討欠款,汽車旅館會把他們的食物都拿走做為抵押品,直到他們繳清應付的錢為止。但他確實擁有一個東西。他到哪裡都帶著一個鞋盒,裡面裝著九本漫畫書、兩個被畫成蜘蛛人的特種部隊 (G.I.Joe) 公仔,還有五個機器戰神 (Gobots) 公仔,這是他的寶貝、他的英雄部隊,讓他得以堅定的遠離毒品和幫派,且讓他持續為他的夢想與未來努力。

另一個曾經無家可歸的成員是Tania Luna的狗Scarlett,牠曾經是鬥狗場上的誘餌,在賽前被綁起來丟進場中 用來刺激鬥犬的攻擊性。而最近,史嘉莉Scarlett吃的是有機食物 睡在寫著牠名字的矯正床上。「但每當我們倒水進牠的碗裡時 牠依然充滿感激的搖尾以對。」Tania Luna表示。 有時Tania Luna和老公去公園散步遛狗,看著Scarlett在草地上打滾。「我們心中充滿了感激之情。當我們忘掉生活中面臨的那些新中產階級的挫敗和沮喪,我們自覺像個百萬富翁。」

從驚喜中找到生活的憧憬

Tania Luna認為,這些小小的、未曾預期的驚喜使她感覺富足,對生活充滿希望和憧憬。她的成長故事讓我們思考,如何珍惜生活中突如其來的驚喜和小確幸,並擁抱生活中的不確定性。


撰稿:Tricia

發佈於2013⋅08⋅21
628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人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