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手工創作藝術的最終守護者 文物修復師

2015⋅08⋅08
傳統手工創作藝術的最終守護者 文物修復師
1092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8⋅08
傳統手工創作藝術的最終守護者 文物修復師

人生了病會到診所檢查拿處方吃藥,家裡的貓狗生病了也會帶他到動物醫院去檢查,或是房子生病漏水會請師傅來看,但你有沒有想過,當畫作、當藝術品生病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

原來,油畫是會生病的

在大學美術系的最後一天,看著自己發霉脫色的畫作,蔡舜任頭一次意識到,油畫是會生病的。原來油畫並不是在堆完畫面上完凡尼斯後順理成章的邁入永恆,直到哪天成為幅名畫,身價高漲;在等待的過程裡,氣候潮濕會龜裂、長斑發霉、凡尼斯也會隨時間老化泛黃,甚至是影響到畫面。

他開始對文物修復產生了興趣,在台灣缺乏藝術修復資源的情況下,蔡舜任飛去義大利,想知道該如何醫治一幅生了病的油畫。

然而,在義大利的學校裡,沒能解決他遠渡重洋的理由,於是他修了學在翡冷翠的街上用很不熟練的義大利文要人僱用他當學徒。終於看在他年輕力壯的條件下,他開始在一間修復工作坊裡工作。

最初的半年他的工作便是在掃地、撿垃圾中打轉,偶爾協助師傅搬運大幅的油畫作品。時而不時對著師傅丟出的襯底畫布做分辨,那些是布面的紋理、粗細與年代是相同的,那塊布料又可以拼上那一幅畫作等。這幅畫多出的布料,很可能會成為下一幅畫作填補缺漏的救星。

TEDxTaipei - Shun-Ren Tsai - On Oil Painting Restoration ( 蔡舜任 - 談油畫修復 )

修復,是門精巧的手藝

半年後,師傅才開始讓他做小面積的修補,面積不大,但往往是畫面決勝的關鍵。就算是幾公釐的細縫,如果你只是抹抹灰泥、上上漿,這塊小小的裂縫很有可能,就會在觀賞的時候跳出畫面的年代,輕而易舉的被觀畫者察覺。

因此就算是幾公釐的隙縫,也必須仔細的順過布面、找出畫的肌理與質感,慢慢的,一筆一筆,幫她找回時間與風格,而最重要的,就是忘記自己。

修復師該做的,是找回畫作被掩蓋的時間、質感與筆觸,而不是創造一幅嶄新的畫作。

後來卡翠納颱風讓紐奧良淹起了大水,於是蔡舜任動身前往;就在紐奧良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慢慢嘗試找出最適合的修復了一幅小公主肖像畫;延續著之前在翡冷當學徒的經驗他認識了多修復的技巧、更多油畫修復的觀念,甚至到了後來,受邀進到烏菲茲美術館修復文藝復興繪畫之父喬的畫作。

就在他技巧越加精湛,也來台灣越遠的時候,上海世博把他拉回了亞洲。他受到荷蘭政府的邀請到上海世博協助和蘭館修復畫作,就這樣他回到了台灣,然後開始修復起台灣的廟宇。

text

圖片取自「蔡舜任藝術修復工事」(https://www.facebook.com/2013LeoTsai)

廟宇,不能只是修好而已

「最少的修復就是最好的修復。」———Stefano Scarpelli

台灣廟宇的修復工程並不罕見,但在台灣,廟宇修復這件事往往把完工看得比完整更加的重要,於是廟宇的修繕工程裡,最常被忽略的是廟宇本來的樣子,只忙著把廟宇「修好」。

釘鎗與黏著劑取代了卡榫的巧思,壞損的瓦片翻新換成的塑膠或是鐵皮,牆桓樑柱上一張張模糊暗淡的臉孔與忠孝節義的故事被乾淨的塗料大筆大筆的覆蓋。

廟宇整理好了,老一輩的師傅的手藝和廟公與信眾們的記憶一併掩埋,神明們在乾淨整潔的房子裡找不著回家的路。

保存文化資產需要的不是政策,而是心

然而,修復的重點從來就不是你能創造多少,而是你能夠留下多少原本的東西。

於是蔡舜任拿著修復師的堅持,要把廟宇「修回來」,而不是把廟宇「翻新」。在每一位畫師的作品面前,審慎地研究廟宇畫作受傷的方式,找出圖樣的輪廓、判斷塗料、筆法,並謹慎的篩選清洗的溶劑與比例,小心地把污損的部分除掉,再找回它原有的風采。

觀念的改變需要時間,或許他一個人的力量不足以改變整個國家面對文化的方式,但當他能用時間與堅持交出更好的成果時,或許有一天,會有決策者發現這麼一種更好的選擇早已擺在眼前;同一時間,他們更會明白,文化資產的保存,需要的不是政策,而是心。


撰稿:烏鴉

發佈於2015⋅08⋅08
1092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