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客家文史工作者變成「泰雅之子」的故事

2015⋅07⋅22
一位客家文史工作者變成「泰雅之子」的故事
958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7⋅22
一位客家文史工作者變成「泰雅之子」的故事

sometext

http://sixstar.moc.gov.tw/

2013年到2015年,他又一次因為拒絕了國外學者的詢問,要廖讓出客家人、原住民的傳統文物成為收藏,婉拒了一筆可觀的收入,不是因為價碼不好,而是因為他想把這些東西留在台灣,對他來說,這些珍貴的史料,有一天都要還回去的,他就是廖賢德。

曾經,原住民的長輩在我身旁抽煙

廖賢德來自一個新竹務農的客家文化的家庭,在山上耕種,同時,山裡有另外一個族群在那討生活,他們是台灣的原住民。

新竹竹東鎮有很多原住民,其中又以尖石與五峰為兩個較大鄉鎮為主,在廖賢德還小的時候總會見到文著面的原住民在市場上出出入入,那時他還不清楚這些人是誰,為什麼文著面出現在市集裡。一次搭乘公車的經驗裡,廖賢德頭一次清楚地感受到「原住民」這個族群。

小時候的廖賢德搭乘著公車到外祖母家去時,車上一股陌生的味道讓他推開窗戶探出頭,大口大口的換氣。或許那時候的他也沒沒能來得及察覺這是什麼樣的味道、為什麼厭惡,又或是這樣的舉動是否隱含了某些歧視的成分。唯一讓他確信的是,每當它沾著這股味道回到家裡,母親就會要他換下衣服才能夠進到屋子裡。

奇萊山峰裡,穿著輕便的救星

年輕的歲月好像總要征服些什麼。年輕的廖賢德開始爬起了山,目標是搜集百岳。

1974年,他準備將奇萊山收進口袋,但奇萊卻是一個難纏的對手,它是一個下午之後,伸手不見五指的勁敵,廖賢德一個人被困在山上進退維谷。數十分鐘後,聽見遠方傳來狗得叫聲,廖賢德知道,山裡有人,又等了一個多小時,三位獵人自霧中走來,得知廖賢德在山中迷路後,將他帶回奇萊堡。 火堆旁,這些獵人唱著歌,廖賢德看著他們的裝備感到吃驚。一把番刀、背簍、火柴和一點米外也沒別的東西了;簡當的裝備與必要的東西,一派輕鬆也能在山裡生活。廖賢德看著自己一身萬全的準備,頓時顯得笨重。

媽媽,這真是一把奇怪的槍

或許過了對征服百岳懷抱憧憬的年歲,但廖賢德還在山裡;這回不是在征服百岳,雖同是用著身體跟雙腳,這回他搜集的是泰雅族新竹縣尖石、五峰的泰雅族與賽夏族,共計兩鄉、十一村、五十二個部落的部落史。

搜集部落史的過程是很艱辛的,沒有任何政府或是民間團體的補助,他必須自己打零工,替人砍草清水溝,或是開卡車載貨過活;賺來的錢也全都投入了史料的記錄與文物的搜集,很少真的進到生活的口袋裡。

讓他一頭栽進在這場長跑中的,只因為一把從竹東商人手中買下的槍。

那是一把火繩槍,看著這把應是清領時期被原住民用來抵禦外族的槍械,為了方便帶上山修短了的槍頭。看著這把上百歲的槍,廖賢德看見了一種生活,一種他不認識的生活方式,而這種生活方式正即將要消失。他捨不得。

就這樣他再一次,一頭栽進山裡,嫁給了乏人記錄的文化。

泰雅文化的保存:廖賢德 @TEDxTaipei 2009

四十年後,我依然在山裡

為了要真實的記錄下山裡的文化,他隨著原住民的長輩們走過一條又一條山路,試著去體會那樣的生活方式;素描、拍照、錄音、錄影或是翻拍成投影片,把他所能獲得的文物、歌曲、傳說和工藝的技法保存下來,並詳細得連衣服裡的一顆鈕扣都不放過。

隨著他在山裡的時間越長,他的身上竟也出現,小時候在沒有空調的公車裡那個他所不熟悉的味道,說也奇怪,這回,他竟覺得香。原來這股氣味在山裡烤火熏出來的味道。高山天冷,烤火禦寒,烤著烤著,身上不自覺的也熏上了這股味道,這是一種面對生活的味道,一點也不臭。

榮耀為泰雅之子

投入文史工作,一栽就是四十年。生活從不寬裕的他,卻能在口袋裡只有一百塊錢的當下,面對日本、中國學者喊出百萬元的價格買下他一屋子的蒐藏時,斷然的拒絕。因為他知道,這些客家的文物也好、泰雅的文物也好,有一天是要還回去的,他只是代為保管。

2004年的那天是值得驕傲的,整個部落殺山豬祭祖靈,配給他蕃刀,並授與煙斗頭與一個名字「Piling Payes」。這是五峰鄉桃山村石加鹿部落群霞喀羅部落長老Payes以自己的名,作為他的姓,意思是「榮耀為泰雅之子」。

「Piling」是名字,是一個不能隨便亂取的名字,你們家必對於泰雅族人有重大貢獻,才能將兒子取作「Piling」,不然只會遭人笑話。「Payes」是父姓,這個父姓來自山裡認識的一位跑遍山頭、充滿智慧的老人家。

學著讓風透進來

從在公車裡不習慣身旁氣味的孩子到泰雅的媳婦與授名為泰雅之子,是一段從陌生、認識到理解的過程。因為不理解、陌生等文化環境所引發的恐懼,未必是恐懼的源頭真的具有攻擊與侵略性。

日前美國通過同志婚姻法在台灣激起迴響,支持反對各有各的說詞,爭相以輿論較勁。但在言論自由也還稱得上民主的當前,任何一種言論事實上都難以在對方的主張被消滅,因此我們需要的其實是理解與認識。

就像廖賢德從泰雅族的長輩手中接過像是客家人與原住民和解的四十一塊錢,如此難得的獲得長輩的禮物,是因為他奮不顧身地投入了泰雅文化的保存,而不是停留在童年那班公車的恐懼裡。

只有當我們試著把窗推開,風才能吹得進來。

延伸閱讀:

客家出身的「泰雅之子」

《真情映台灣》泰雅文史工作者—廖賢德

客家泰雅之子 廖賢德蒐羅文物40年


撰文:烏鴉


熱愛音樂,遇上月琴,陳明章就這樣與台灣的文化產生了不解之緣,走訪各地搜集曲調,產出屬於這塊土地的樂音。2015 Big Bang,也將在會場中有這樣精彩的聲音展現。

發佈於2015⋅07⋅22
958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