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一個魔幻時刻,呼吸工藝喚醒沈睡的木偶

2015⋅02⋅11
尋找一個魔幻時刻,呼吸工藝喚醒沈睡的木偶
179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2⋅11
尋找一個魔幻時刻,呼吸工藝喚醒沈睡的木偶

the_genius_puppetry_behind_war_horse_1

請給我一隊能夠在舞台上演出的馬

還記得小時候迪士尼的卡通《木偶奇遇記》裡的皮諾丘嗎?在老木匠完成皮諾丘的夜晚,仙子來到皮諾丘的面前賦予它生命,並告訴他:如果你誠實、無私、勇敢,你就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男孩。2007年的倫敦沒有仙子,但一個來自南非的劇團,Handspring Puppet Company,在戲台上,給了傀儡惟妙惟肖的生命。

the_genius_puppetry_behind_war_horse_2

Handspring Puppet Company吸取了古老南非的傀儡工藝,並發展出靈活的關節機關與軸線控制系統,致力於傀儡戲的演出,演出內容由早先針對孩童的劇目到貼近歷史事件的反思,偶所的需要的比例也越來越接近真實的尺寸。到了2004年與巴馬科的索格隆木馬團( Sogolon Marionette Troupe)合作的劇目《高馬》(Tall Horse),在舞台上成功製作出真實比例的長頸鹿傀儡,也因此成為後來製作《戰馬》(War Horse)的契機。

2007年,倫敦國家戲劇院想把麥可.莫普格(Michael Morpurgo)於英國出版的兒童文學小說《戰馬》(War Horse)搬上舞台,一個由馬為敘述主體的故事,農場裡平凡的馬兒喬伊,被迫經歷戰爭與小主人分離再重逢。換而言之,他們需要數匹栩栩如生、比例如實、富含情感的「馬」。最好能夠組成一個騎兵隊。於是他們找上了經營傀儡有三十年且有製作等比傀儡經驗的Handspring Puppet Company。

Handspring Puppet Co.: The genius puppetry behind War Horse

從維妙到維肖

製造一尊等比例大小的傀儡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要製作一尊可以承載一個騎士、能夠加入騎兵隊的傀儡馬恐怕就沒有那麼十足的把握了,Handspring Puppet Company先嘗試設計出了可以承載一個成人的結構後,開始發展出馬的模型,一個可以奔跑、可以行走的「傀儡馬」。

但光是能夠載人、能夠有像馬一樣的動作,是不足已如馬般富含情感的。他還缺少一個巨大的情感工程:呼吸。

傀儡是沒有真實生命的無機體,但他們開始呼吸、擁有表情時,他們將有可能會被觀眾相信,這是一匹宛若真實的馬。但該如何讓一匹傀儡馬在舞台上呼吸、在舞台上擁有表情呢?

the_genius_puppetry_behind_war_horse_3

Handspring Puppet Company開始研究馬的呼吸與情感。他們發現,耳朵是馬的情感中心,它展示了馬的情緒,開心、放鬆的時候耳朵向前、生氣警戒的時候耳朵豎起向後。耳朵靈活的移動是與馬的情感最直接的連結。

真正的難關是呼吸,該如何讓馬呼吸的運動在舞台上呈現呢?正常馬匹呼吸的方式是胸腔左右擴張,但這樣的運動方式在舞台上會和觀眾的視線平行,變成不容易察覺的無效表演。於是Handspring Puppet Company 違反馬匹正常呼吸運動方式,將左右擴張的呼吸改成上下的運動方式,製造了一個具有能見度的呼吸結構。

這一刻,他們虛構了一場扎扎實實的謊,確也創造了以假亂真的真實。戰馬喬伊在舞台上,有脾氣和心情,有喜好和思念,像極了一匹真正的馬。

深深呼吸的演技

幾可亂真的技法來自於十七世紀給傀儡呼吸的秘密,而學習呼吸的過程和熟悉情感表現的竅門,來自於對呈現對象,反覆的瞭解、認識,甚至是拆解;從觀察一匹馬如何表達情緒、如何呼吸、如何搖晃尾巴,來說明一匹馬的心情與狀況,並透過模仿,讓一匹真實的馬,以傀儡為媒介,再現於舞台上。

這一切的過程,像極了史坦尼夫拉斯基(Константин Сергеевич Станиславский)的「方法演技」。一個透過觀察、模仿的方式來達到表現,並透過一個角色的真實思維與世界的建立,來完成一個「人」,或是一匹馬。

有趣的是在舞台上完成一匹馬的表演,並不是一個人所能夠做到的。整個「戰馬」的表演,要由三個非常熟悉「馬」的「表演者」,共同呈現馬在舞台上的動作、表情,並接力完成聲音的表演。而每一個動作的完成,依賴的並不是任何精確的指示,或是寫在劇本上標準的變化點,而是三個同樣熟悉且瞭解馬的習性、聲音和運動方式的表演者,並且信賴彼此。

就這樣,在一個充滿限制的舞台上,這三個馬的表演者,成了馬的呼吸,和一尊藤編的傀儡,把單調的名詞變成了深刻動詞。

the_genius_puppetry_behind_war_horse_4

我們不確定喬伊是否誠實、無私、勇敢,但我們卻能很肯定的知道,今晚,在一個空無一物的木質地板上,有一匹馬在戰場上,期待與小主人重逢。


撰稿:Ember

發佈於2015⋅02⋅11
179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