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Taipei 2016 Into the Unknown年會報導(二):The Dynamics

2016⋅09⋅11
TEDxTaipei 2016 Into the Unknown年會報導(二):The Dynamics
1100次瀏覽
0則留言
2016⋅09⋅11
TEDxTaipei 2016 Into the Unknown年會報導(二):The Dynamics

泥灘地浪人:我們喜歡音樂 因為音樂充滿著樂趣

<mage-25677" /> TEDxTaipei 2016年會Into the Unknown的Session 2由「泥灘地浪人」的即興演奏盛大開場。

泥灘地浪人由六位美國籍與英國籍的演奏家組成,目前長居台灣,熱愛台灣文化,寫了多首在台北或台灣各地的歌,也喜歡運用生活周遭隨手可得的器具演奏。

「我們是台灣最環保的樂團!」

他們的音樂曲風輕快、形式多元。他們認為音樂的可貴,在於能夠帶來歡樂,集結眾人。而即興有助於他們的創造力。團員陳思銘David Chen提及,「即興不是隨便,它是花很多時間訓練你的樂器,到演出的時刻就要演奏出來。每一次演奏不一定成功,但是沒關係,還有下一次,這很重要。」


胡杰-如果你的快樂能點燃另一個人的快樂 就是有意義的快樂

wp-image-25680" /> 據統計,台灣的工時是全球第二,然而平均的壽命年齡卻呈現下降趨勢。

胡杰曾經在Yahoo奇摩工作,但他當時太忙、過度疲勞,在工作之餘,偶然發現跑步能夠帶給人們的影響無限。於是他決定辭去工作,舉辦好幾場街頭路跑,讓跑者邊跑步的同時,邊發送糖果、巧克力給路上的人們,點燃每一個人的微笑

他認為,跑步能讓你看見世界,並認識兩個自己,一個是原本的你,一個是充滿熱情的你。我們平時投入於工作的時間與精力太多,而容易忽略了身邊周遭的人事物。他希望藉由跑步,能促進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帶你去你從未去過的地方、去見你沒看過的人,讓整個社會連結在一塊。

「這是我心中的跑步!」

同時,他也另外廣邀海外的朋友一同參與,吸引全世界的人來台灣,藉由跑步互相認識匹彼此,就等於是出國了。

「這世界是熱情的,我們需要整個社會的力量,去彼此交流,這世界就有價值了!」胡杰的路跑運動在於集結社會的正面力量,讓跑步變得有意義,讓台灣充滿微笑。


林信男-結合科技與人性關懷的電動巴士

wp-image-25678" /> 林信男原本是一位電動巴士廠的小業務員,而現在的他正在研發、設計一套結合高科技與人性關懷的電動巴士系統。

會決定展開新的人生挑戰,都要從林信男一次的公車經驗說起。有一次林信男在坐公車時,發現一位剛上車的長輩晃了許久都沒有找到位子,看到長輩無助的樣子,他感到很悲傷。於是他決定去做出改變。

上下班的高峰是長輩與身心殘障者的惡夢。林信男的電動公車的概念是利用「母鴨帶小鴨」的方式,讓一台公車在行駛的時候,後面能有一輛自動駕駛的公車緊緊跟隨,如此不但能節省資源,也更有彈性,能為了不同時段的運輸需求做出調整。

在經過幾年的奮鬥之後,林信男有了一些成果,但未來的路更長。林信男最後提醒,科技進步帶來很多喜悅,但更多的是恐懼,恐懼不會把我們帶去我們想要的地方,而是要從生活周遭傳遞出更多人性關懷,讓科技在創新之餘,更能貼近人類的真實需求。


金宰敏-掌握教育資訊 是家長能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wp-image-25681" /> 金宰敏是不折不扣的韓國人,但是從小於首爾華僑學校就學。再來台念書之後, 發現台灣與韓國的家長對於孩子的教育都非常重視,每逢大考之際,都有大批家長集合在文昌廟祈福,期許孩子成為更優秀的人。

然而,根據統計資料顯示,台灣雙薪家庭的比例高達百分之六十,就算家長極力關心孩童的教育,可用的時間卻非常有限。他期望改變這個現象,並突發奇想,在智慧型手機普及的時代,何不將學校的通知單、聯絡簿等紙本數位化,讓家長在遠端就能了解學校的資訊,解決紙本沒效率的問題。

於是他投入創業,力圖開發這種軟體。然而,在推廣想之際卻受到許多阻撓,因為在台灣,許多學校的校長師長不能接受這種新穎的科技。金宰敏決定直親自「敲門」拜訪各學校的校長,這個軟體首先被北市銘傳國小的校長接納,至今台北、新北以及高雄都有許多學校採用。

「如果你遇到問題,請先敲門看看,不要猶豫。」他認為失敗也沒關係,因為失敗是一種學習。


余懷瑾-「慢慢來,我等你」請給予生活周遭的身障孩子更多關懷

wp-image-25679" /> 余懷瑾開頭就問觀眾兩個問題:「你願意您的孩子跟身心障礙同班的請舉手?」大部分的觀眾都舉起了手,於是余懷瑾再問:「你願意您的孩子是身心障礙的請舉手?」這次沒人舉手。

「顯然這都不是我們人生的選項之一。」

余懷瑾是一位高中老師,當學校在她的班上安置一位身心障礙學生凱安的時候,她不知道該給予怎麼樣的照顧,只聽說唯有老師帶頭做,全班的同學也才會開始接納這位身障生。每當上課問到凱安問題時,他都會神經緊繃而答不出話來,在其他同學都在鼓燥不安的時候,這時余懷瑾都會耐心的說:「凱安,慢慢來,我等你。」

在凱安來班上的早期,同學們都會集體霸凌、毆打凱安;日復一日、凱安的心裡越來越煎熬。不過,余懷瑾每次等待凱安時都會說:「慢慢來,我等你」。同學在耳濡目染之下,余懷瑾有一天終於也聽到同學在等待凱安時說出了一模一樣的話「慢慢來,我等你」,她頓時感動萬分,也更確認了只有用身教才能讓同學將凱安融入班上的大家庭。

故事轉換到另一位身障生,安安。安安12歲了還不會走路,「他現在就坐在台下聽著媽媽演講。」余懷瑾說。許多學校都拒收安安,使得安安跟不上同學腳步,而且走路時都是彎著身軀,時常被同學模仿、嘲笑、霸凌。

「我是一位是專業的老師,但卻是一位不知所措的母親。」余懷瑾坦承,「在家我歇斯底里、氣急敗壞,很怕自己無法教好自己的女兒。」她一語道出許多老師或母親在面對身障孩子的無力感。

演講尾聲,余懷瑾期望大家能給周遭的身障人士更多關懷:「未來凱安、安安,還有更多身心障礙的孩子,未來各位都可能在路上、捷運上看到這些孩子;希望到時候各位都能很有耐心地對這些孩子說『慢慢來,我等你』。」


Mark van Tangeren: 我們的聲音充滿無限可能 只要你靜下來聆聽

wp-image-25682" /> 為什麼人腦可以辨識出不同樂器的聲音?這個問題引起Mark van Tangeren的好奇心。

Mark van Tangeren是來自荷蘭的音樂家,對於音色的好奇心,讓他開始投入音樂研究,發現原來是「泛音」使然,而人聲裡亦有泛音。但我們平常說話時,卻很難聽見泛音,因為同時有太多泛音發出。

令Mark驚訝的是,在這個西洋音樂史上很晚才出現的東西,早自幾世紀之前,在許多亞洲地區如西伯利亞高原,就開始流傳泛唱的技巧。他去了許多傳統部落,深入研究人們如何利用泛唱。創造多種形式的音樂,這讓他意識到重視生活周遭每一個細節的可貴,有可能會有許多意外之料的發現。

「這讓我更留意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東西,並用更棒的方式運用我們的聲音。」他認為音樂可以更重質而不重量,他帶領現場觀眾一起與他歌唱,將每一字每一句拉長,慢慢吟唱,去感受每一個音階,每一種音色。

在Session 2的結尾之際,Mark與他的藝術工作夥伴帶來一段精采絕倫的泛唱演出,為年會上半場點下完美的逗號。


撰稿人:Kang Yu-Chi、Ingrid Chu

發佈於2016⋅09⋅11
1100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