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招告別「博物館瞌睡蟲」

2014⋅03⋅12
三招告別「博物館瞌睡蟲」
190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3⋅12
三招告別「博物館瞌睡蟲」

想像三十分鐘前,你正興致盎然地走進博物館,想像自己會邊享受藝術,邊沉醉於當一位陶冶性情的浪漫文人,但此刻被上萬幅陌生作品包圍的你,再怎麼抗拒,身體還是毫不留情地打了大呵欠,一股罪惡感瞬間湧上心頭,漲紅的臉讓你恨不得挖個地洞逃走,但別擔心,以下三種方法,讓你從此不再當「博物館頭號瞌睡蟲」!


方法一:運用想像力,編出好故事

Tracy Chevalier: Finding the story inside the painting

許多讓人看到第一眼就會驚呼:「我看過這幅畫!」的畫作,其背後的故事也許早就不可考或只留下片段資訊, Tracy Chevalier利用這一點,再加上自己對畫作所產生的聯想,編織出極具創意的新故事,為畫作賦予新的意涵。

目前在中正紀念堂展出的《戴珍珠耳環的少女》,是十七世紀荷蘭畫家Van Vermeer的著名作品,許多人認為畫中人物是他十二歲的女兒,但在當時,嘴唇微張代表性暗示,以父女關係來說,實為不妥,也不合理。

Tracy開始發揮想像力,臆測這位少女是Van家的年輕女僕,由於打掃工作,女僕是唯一可以進出隱密畫室的人,長久下來,兩人之間產生的異樣情愫,就被藏進這幅百年著作中,至死不渝;另外,Tracy深入調查此幅畫作的顏料、考據畫中的物品,將這些真實的證據和虛構的故事,撰寫成小說《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並在2006年被翻拍成同名電影。


方法二:利用紅外線揭開畫作背後的秘密

Maurizio Seracini: The secret lives of paintings

工程師Maurizio Seracini在利用紅外線來鑑定作品的真偽時,意外發現達文西的著作《賢士來朝》的底稿,藏著五個世紀以來沒人見過的臉孔,甚至還有一隻根本沒被畫出來的大象!沒人料想得到,一台紅外線掃描器,竟讓七十幾項百年來從未露面的新圖像,獲得重生。

Maurizio Seracini Maurizio Seracini

「我們既然如此慶幸能發現這些圖像,為什麼不和大眾分享呢?」Maurizio秉持這樣的精神,結合藝術和科技,打造新的美感經驗。他們設計出一款應用程式,參觀者只要用平板拍下畫作,用手指在特定處來回劃動,就可以體驗親眼看見畫作底稿的當下,同享那一份因科技所帶來的藝術震撼。

Maurizio Seracini


方法三:拍張照,找到你的雙胞胎雕像

Jake Barton: The museum of you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館長Glenn Lowry曾說:「我們不該讓遊客只是遊客, 我們需要真正屬於這裡的人。」為了讓人們和藝術更加親近,設計師Jake Barton在館內設置許多大型平板,民眾只要觸控屏幕上的藝術品,即可看到藝術品在發源地的原始模樣,或是完成該幅畫作的私人畫室。

jake barton

另外,透過臉部辨識系統,民眾只要對鏡頭作鬼臉,電腦就會自動篩選出館內具有相同表情,或有相關聯結的畫作與雕像,參觀者可以藉由參與,對和自己表情相似度高的藝術品產生共鳴,進而發揮無限創意、捕捉創作靈感。

jake barton

隨著人類思想創新和科技進步,我們不再只能從畫作旁寥寥幾行的敘述或語音導覽來了解藝術,不論是藉由自己的想像力來編造故事,或是利用新的科技來觀察藝術品,這些新的思考及體驗方式,皆可以拉近藝術和人的距離,只要有更多人願意接觸藝術,人類歷史上不同時代的寶貴記憶和思想就得以傳遞下去。

下回受邀參觀博物館時,別再遲疑不決,帶著這些新思維,看見藝術新的一面、探索你潛在的藝術魂!


撰稿:Maureen Wang

發佈於2014⋅03⋅12
190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