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所謂的正義,可以來自忽視歧視與人權?

2013⋅01⋅03
難道所謂的正義,可以來自忽視歧視與人權?
1398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01⋅03
難道所謂的正義,可以來自忽視歧視與人權?

Bryan Stevenson 是一位公益律師,同時也是阿拉巴馬州 Equal Justice Initiative (公平正義組織) 的創始人和負責人,他長期關注美國人權公義、種族問題、弱勢族群、犯人人權…等問題,並奉獻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奔波於監獄、看守所中,為提倡司法改革和幫助那些被世人所忽視的弱勢族群盡一份力,他的演說可說是2012TED最激勵人心的演講之一,為解決司法正義問題上提供一個不同角度的視野。


司法正義下的不公

Bryan 表示,和 40 年前相比,美國監獄的受刑人人數已高達 230 萬人,是全世界服刑人口比例最高的國家,在大量的判決中,18~30 歲的黑人就有 1/3 的人在拘留所和監獄裡,在一些大城市裡,更有高達 50~60% 的有色人種年輕人遭判刑,一股絕望、令人窒息的氛圍正籠罩在有色人種貧困社區中,司法系統已被種族、貧窮和政治…等問題所扭曲,但人們卻故作態然、不聞不問,例如在阿拉巴馬州,如有犯罪紀錄就會被判決褫奪公權,34% 的黑人男性因此永久喪失投票權,使選舉人數比例和選舉權通過前不相上下,這個龐大的數字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us prison


面對問題才能解決問題

在美國,死刑議題也是相當複雜的,美國是世上唯一一個會判處孩童死刑和終身監禁的國家,Bryan 長期為受刑犯們辯護,也讓他對「死刑」這個制度有了更深的體悟,他認為人們通常會朝「人類是否該為犯罪而死?」的方向思考,卻忘了自己身為人類的定位─「人類是否有權力結束他人的生命?」,在美國每 9 位死刑犯中就有一位是無辜的,Bryan 以飛機作為比喻「若每 9 架飛機就有 1 架會墜機,那麼我們八成不會讓飛機飛上天」,除了死刑議題、人權和種族歧視等問題每天就在你我眼前上演著,但人們卻有默契達成共識,對這些問題和歷史置之不理。在 Bryan 於德國一場談論死刑的演講上,一位學者表示她對美國死刑問題深感痛心,她解釋德國沒有死刑,因為從歷史告誡他們,絕對不能「有系統地殺人」;在南非,人們選擇面對「種族隔離政策」的歷史,讓國家團結向前邁進;而曾震驚國際的「盧安達種族大屠殺」也在雙方的和解下和平落幕,這些案例都在在說明了我們必須正視問題才有辦法解決問題

innocent people


在為一位 14 歲孩子辯護的案子中,Bryan 無懼旁人的眼光,挺身而出,諷刺荒謬的司法制度讓年輕的弱勢孩子們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他在送往法庭的議案上大剌剌地寫著:「請視我的被告,一位窮困 14 歲的黑人男孩子,如同一位有權有勢的 75 歲白人企業經理。」他的言論引起法庭譁然,同時他也了解到法庭之所以喧然大波的真正原因:他的言論涉及了種族、貧富差距和不平等,因為他試著解決長久以來被世人忽視的問題,打開了潘朵拉之盒,破壞了表面的和諧。

children


公義和人性:進化的必要成分

人類對創新、娛樂、科技及任何美好事物都有所憧憬,但在現實世界裡,光鮮亮麗的外表下一定潛藏著傷害、墮落、不公的黑暗面,Bryan 認為,人類在發展科技的同時,不能就這麼把這些燙手山芋擱置在一旁,如果不在乎人權和生命,空有先進的科技也無法使人類進化,在評論一個社會品格時,科技、經濟和財富是不會出現在名單上的,反之,一個社會在面對窮困、弱勢和罪人的態度和方式將是考量的重點。當然,在面對這些難題時,各個國家的情況都是相對特殊的案例,我們不能以偏概全,Bryan 的觀點讓我們能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而假若能放下一切成見,讓人們正視這些長期受忽視的問題,不再拖泥帶水,勇於面對、攜手找出解決方法,相信我們對身為人類的定位也會有更深層的了解,社會也將更進步完整。


撰稿:Paul

發佈於2013⋅01⋅03
1398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