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藝術家用作品「發聲」 挑戰社會對「正常」的刻板印象

2016⋅09⋅29
口吃藝術家用作品「發聲」 挑戰社會對「正常」的刻板印象
1754次瀏覽
0則留言
2016⋅09⋅29
口吃藝術家用作品「發聲」 挑戰社會對「正常」的刻板印象

在你的工作場合裡,似乎總有一位同事特別受到主管偏愛。即使在團隊裡每個人都被主管罵得臭頭的情況下,他/她總是能逃過責難;主管不但時常誇讚這位同事,也總是分派好差事給他/她。

你是否曾有這樣的感覺?或者你就是那位同事呢?

favortism.jpg" (來源:www.itagroup.com)

在職場上某些人特別得寵的情形並不少見。根據美國喬治城大學商學院所做的一項調查顯示,有92%的企業主管都曾觀察到企業內部在決定員工升遷時,有出現對某些人特別偏愛(Favoritism)的狀況,甚至有高達84%是在他們自己所處的企業當中;而更約有四分之一接受問卷調查的企業主管承認,在自己的團隊中他們自己也有特別偏心的員工(Forbe,2013)

如果我們仔細想想「偏好」這件事,會發現它是人類天性,且無所不在。不只在校園、職場,每個人對於所有善惡都有自己的喜好、習慣與標準,小至個人對成功的定義,大到社會對美醜的標準。

巴基斯坦裔的美國視覺藝術家Safwat Saleem曾因為口音遭受網友嘲弄而喪失自信,在經過長時間的反思後,他不但找回自我認同、堅持持續在作品內「發聲」,也對於什麼是「常態」有了深層的體悟。

Safwat Saleem: Why I keep speaking up, even when people mock my accent

正常 v.s. 不正常

Saleem從小有口吃的毛病,在人群面前總是羞澀地說不出話來,時常成為眾人嘲笑的對象。每當家中電話鈴響,恐懼說話的他總是躲在廁所裡,或者要家人跟電話另端的人說他不在家。

長大之後,Saleem專攻影像設計,他也開始嘗試為自己的影片配音。一次又一次的錄製練習,他終於有那種「自己也是正常的」感覺。只是,當作品上線後,網友的毒舌評論再次打擊了他,他又開始覺得自己「不正常」。

這些評論惡狠狠地刺傷Saleem,但後來想想,他便釋懷了。「其實留言的人並不知道我對自己的聲音有多少自我意識,他們主要是對我的口音作出反應—旁白者有口音不太尋常。」

「但是,什麼是正常,什麼又是不正常呢?」Saleem問自己。


你知道若錯別字太多,很容易被讀者認為是弱勢族群嗎?你知道學校老師比較不會幫助女性或弱勢族群嗎?你知道在美國求職時,比起聽起來是黑人姓氏的人,有白人姓氏的求職者較容易接到面試邀約嗎?你知道⋯⋯

簡單來說,所謂的常態是經由個人或社會脈所絡建構出來、純粹看它在我們周遭有多顯著。大多數人的經驗認知裡,弱勢族群寫錯字,是正常的;女性或弱勢學生會失敗,是正常的;白人工作表現比黑人好,也是正常的。「這方面的歧視,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就是偏好。」Saleem進一步說明,人們較容易接受對正常的現有定義,只要超出所知範圍的,都是異常的、不好的。

其實歧視最可怕的地方在於,我們的教育一再複製所謂的「常態」,並傳承給我們的下一代。Saleem舉例,即使在美國有色人種占了一半,但在童書裡,有色人種的角色統計起來卻只有十分之一。

雖然我們一直告訴孩童「你們可以成為任何人、成就任何事」,但是市面上的童書故事沒反映整體文化的豐富樣貌,也未給予孩童想像空間的充足養分。對占了半數的有色人種孩童來說,故事中描繪的大多是與他們不同的人物;對主流群體而言,也沒有充分機會了解到他們與弱勢族群的相似之處。

這也是歧視與偏袒的起點。「我們會想要幫助那些我們能感同身受的人,而不是那些我們無法同理的人。」Saleem解釋。

「所以這也是我用我的作品、我的聲音、我的口音,來挑戰對正常的現有概念,以及還站上這個舞台的原因。即使我其實怕得屁股尿流,寧願躲在廁所裡。」Saleem笑說。


聽完Saleem的分享,是否帶給你一些啟發與力量?若「非典型」、「非主流」的標簽一直跟隨著你,你何不和Saleem一樣,為自己的獨特發聲,讓更多的人認識主流之外的美麗呢?


撰稿:廖庭瑋

發佈於2016⋅09⋅29
1754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