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總統有什麼好,不如來選個市長

2014⋅11⋅24
當總統有什麼好,不如來選個市長
482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11⋅24
當總統有什麼好,不如來選個市長

根據2014年聯合國世界都市報告指出,全球居民人數超過1,000萬的巨型城市(mega-cities)數量已增至28座,亞洲包辦了全球前十大中的八座,這些城市的居民都已超過2,000萬人。

而2030年巨型城市將達41座,並集中在亞洲發展中地區如中國、印度等。未來這些巨型城市的人口甚至將比單一個北歐國家的全國人口更多,市長的力量也隨著巨型城市的崛起而增加,但為什麼是「市長」呢?


Benjamin Barber: Why mayors should rule the world

積極倡導民主力量的美國政治理論學家Benjamin Barber,2013年的作品「如果市長統治世界(What if Mayors Ruled the World)」引起社會關注。Barber認為現在的民主面臨一項重大問題:國家作為民主的基本單位,大得難以在有效時間內達成共識。

因此他提出一項建議:把視角從國家移開,改從「城市」出發,將檢視問題的角度切割成更小的單位。因為城市擁有的資源集中度,以及在解決生活上實際問題的彈性,遠多於無法提供即時答案的國家政府;市長比國家層面的政客更有實戰經驗,沒有意識型態及民族主義包袱,更能合作解決全球棘手問題。


為什麼城市這麼重要?市長這麼與眾不同?

「城市」不僅是最古老的的政治機構,孕育了我們的民主和文化,也見證了歷史的進步。當已開發國家有四分之三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同時意味著城市決定了國家的動向。Barber認為,城市的規模更能有效實現民主真義,因為直接民主在人口眾多的地方難以實行。

例如,空氣污染是各大城市都面對的貼身問題,市政府提供單車及相應道路規劃設施,這些都比起整個國家推動綠能低碳行動更貼近居民生活,也更實際解決問題。

而與「必須擁有政治歸屬」的總統相比,「不需擁有黨派標籤」就是市長與衆不同的最大特點,因為市長更重要的是必須親近他的市民們。換個方式想,這世界上有多少位國家級領導人跟人民是沒有距離感,甚至是天天騎腳踏車上班的呢?


不需要政黨支持,也可以成為世界最大城市的市長

在不少歐美國家,地區首長民望高於中央政客早已成常態,例如美國紐約前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2009年時不惜退出共和黨,改以獨立參選方式,續任他的第三任紐約市長;而在任的12年期間,他不但只象徵性的領取「1美元年薪」,還自掏腰包花了6.5 億美元推動各項市政相關業務,包括耗資700萬美元推動槍枝管制、570萬美元推動移民等紐約市重點改革項目。

若說彭博親民形象的成功,源自於他中產階級的出身,以及有白手起家創辦新聞社的經驗,那麼再舉一個出生背景不能選擇的例子。英國倫敦前市長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父母均為保守黨的他,大學畢業後即加入工黨;2000年宣布以獨立候選人身分競選倫敦市長,立刻被開除黨籍,但他成功突破工黨和保守黨的夾擊,成為倫敦首屆民選市長,而後大刀闊斧推動改革,解決倫敦多年來的交通堵塞問題。


其實市長們已默默開始接管世界

為了對抗氣候變遷,2014年9月23日在聯合國總部舉行的氣候高峰會上,來自世界各地的城市組成了全球性的「市長聯盟(Compact of Mayors)」,並且由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及現任城市與氣候變遷特使的彭博宣布,市長聯盟和全球三大城市網絡締結為合作夥伴:C40城市氣候變遷領導小組、地方政府永續發展國際理事會(ICLEI)和城市與地方政府聯盟(UCLG),其中UCLG是世界上最大的地方政府國際組織,遍及88國,超過1,000個城市及都會區,居民超過6億6千萬,臺北市亦為成員城市之一。

taipei-01(1)

這些城市組織早在結盟之前,就已透過網絡分享不同城市成功的實踐案例。每一種國與國交流,例如中美,它們是拳頭碰拳頭在爭第一,但城市的交流是十指交扣的,它們才不在乎誰是第一。彭博曾在C40集會上這麼說:

市長們不是被選出來爭辯問題,而是把問題解決。我致力於集結各個城市的資源,探索合作的力量能有多大。我們有一致的目標:面對全球暖化時,應先專注於本地的行動,而後對全球造成重大影響。 現今全球80%的碳排放源自城市,這意味著城市正處於解決碳排放問題的關鍵位置。城市網絡集結了數百個城市加入市長聯盟,註冊溫室氣體藏量、氣候適應及衝擊減緩計畫和目標,城市聯盟也協助區域、國家和金融機構深入瞭解當地氣候行動的潛在影響力,例如資助大眾交通系統或能源效率措施。


國家治理失靈,城市成為治理典範

當國家在面對氣候變化、組織犯罪、恐怖主義等一籌莫展時,務實的市長卻可透過城市合作網絡應對這些問題。Barber在最後告訴大家,實現全球民主跟國家民主沒有關係,而是跟城市民主息息相關

許多國家過去的改革,都有不少源於地方,例如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的醫保改革,是以麻省的醫療改革為藍本;發展中國家亦不例外,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擔任古吉拉特邦首長期間所推動的經濟改革,國民便期待他能將改革經驗應用至印度全國。


從城市出發,發掘全球層次的民主力量

城市是民主的搖籃,全世界人民曾經齊心協力開創民主、奪回自由與家園的象徵。世界各地的市長們都在思考,如何能真正地組建起一個全球市長議會,而全球市長議會的本質就是全球市民的議會

如果真的有無國界的市民,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張開雙手,去迎接全球化的在地民主呢?


撰稿:許書瑄

延伸閱讀:

聯合財經網《亞洲巨型城市 帶來智慧大商機

C40 全球城市氣候共同目標報告

發佈於2014⋅11⋅24
482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