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創意總監:為什麼設計師做出了完美作品,卻沒辦法靠它賺大錢?

2015⋅06⋅05
超級創意總監:為什麼設計師做出了完美作品,卻沒辦法靠它賺大錢?
3163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6⋅05
超級創意總監:為什麼設計師做出了完美作品,卻沒辦法靠它賺大錢?

誰說藝術家不能懂科學

歐洲文藝復興(Rinascimento)重返對「人的世界」的探索,透過數學比例的思考、對於真實花朵鳥獸的觀察,更甚是對於人體結構等生物學的認識與斬獲,開啟了藝術更加真實的轉譯。

在那個年代,藝術家很可能同時是建築師是數學家、是生物學家、是科學家,或是自然的觀察者,是一種集多重專業於一身且從事藝術產業的工作者。

像是巧合一般,跨時空與海洋,台灣知名的創意設計師包益民,說了一段相似的未來。

設計師在世界上的定位:包益民 @TEDxTaipei 2009

好設計為什麼不能活下來

2012年,包益民被國際廣告《Archive》雜誌選為全球第七名的藝術總監,他幫許多知名的品牌做過設計,回台灣成立自己的設計公司,辦雜誌開店面,賣自己品牌的商品。但有一天,包益民站在公司的巷口,很疑惑的思索,自己所做生產出的這些設計到底能做些什麼?

那個讓包益民停下腳步的巷口,曾有間味道不錯的咖啡店,有一個簡潔且具設計感的好招牌,但這些應該會成功存活的元素,卻讓他在堅持一段時間後選擇歇業。

為什麼?包益民與他工作室裡的設計師們,對於這件事感到大為不解。

原來就是因為我們只做好設計

地點不對?咖啡市場飽和?還是價錢不好?營業時間不對?服務不好?還是咖啡廳本身有資金週轉的問題?或是室內裝潢和設計的Logo不好?

Alt text

最後,包益民卻發現一條可怕的線索,原來他們不斷在做的Logo設計,並沒有辦法影響一間咖啡廳的生存,他們只是為它裝上了一塊好看招牌,多吸引了幾秒鐘的好奇或是目光,但並沒有讓這些好奇,或是好看的感受,進一步地成為咖啡廳營收的根源,於是只能任憑它關門歇業。

原來從設計學校裡,他們只學會了「設計」這種語言的各種文法與觀念,但卻沒有辦法用這些習得的語言技法,編成一本可以影響許多人的小說。而只停留在最基本的最瑣碎的使用裡。做的只是一些與其他企業運作毫無關係的小事,像是蛋糕上裝飾用的糖霜,去掉了不影響蛋糕本身的味道,沒有影響力,也不會被尊重。

除了做好設計,我們還該做好什麼

如果設計是一種語言,像英文、法文或中文一樣,透過某些課程的安排,你會在最短的路徑裡學會這項「技能」,但他就只是一件技能而已,偶爾你可以用它來解決生活上的困難,或是爭得一個工作,但你還不足以影響他人,也不夠讓你贏得尊重。

Alt text

於是包益民提出了一個觀點,他認為只有這樣才能讓技能變成影響世界的動能,那就是「跨領域」。

就像蘋果電腦當年的成功與iphone世代的再掀高潮,並不單單只是因為他設計了一台漂亮簡約的電腦,或是設計感十足的手機,更多的是因為產品本身對於使用者的思考。不管是硬體還是軟體,「便利性」是他的核心價值。

他們所做的事情其實是不斷的在簡化消費者使用時所面臨的問題。而發現這種改換立場的學習,依賴的不是天份,而是對於不同專業的認識,才會擴展出來的。

成為一個好設計師之前要先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或許包氏國際並不打算在台灣掀起另一場文藝復興,也沒有堅持要追上近乎全能的達文西,但包益民所追求的,是一個人,一個對於人類生活有敏感度的人,而且會做設計。

設計的最終,還是要給人用的,當一個設計師能夠看著需要做設計,他所做出來的成果,便將不再只是一個「好產品」,而是一本學會設計這種語言後,只有設計師才能寫得出來的「好小說」。


撰稿:Ember

發佈於2015⋅06⋅05
3163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