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振榮:別人做過的事情我絕對不會重做。

2013⋅08⋅19
許振榮:別人做過的事情我絕對不會重做。
2735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08⋅19
許振榮:別人做過的事情我絕對不會重做。

教育,不該只是坐在教室裡盯著書本、聽老師講課,教育若真是孩子們最大的支柱,那應讓孩子們成為自己,做自己的神。

關注中輟生、蹺家少年的許振榮團長,於民國八十三年成立「九天民俗技藝團」,為中輟生、蹺家少年找到一個家。

談起如何教育這些學生,許振榮認為這些特殊孩子們的心裡都有很大的秘密,一個不為人知的天大秘密。

許團長說:「我是放牛班長大的,所以我知道放牛班的心裡在想什麼。」

了解中輟生內新世界的他更知道孩子們所面臨的難題,他知道當孩子們遇到窘境時該如何擁有改變的力量、如何擁有相信別人的力量,他也呼籲家長,不要只是用逼迫的方式,嘗試瞭解孩子們心裡在想什麼,也許更能導正他們的行為模式。

收留中輟生及蹺家少年的《九天民俗技藝團》,他們所收留的孩子,其實都是讓很多基金會、單位沒轍的孩子,這些單位認為這些孩子教不來,就會在相關單位內相互轉讓,最後,就會轉送到《九天民俗技藝團》。許團長認為開導孩子是他的天生使命,他說:「教導孩子們的一技之長,讓孩子們活得開心,啓發青少年的正向叛逆,往對的事情挑戰、冒險,引導他們的自信心。」

許振榮團長自豪地說,他公平地對待每個孩子,他給大夥兒相同的訓練時間、相同的訓練課程,學員們也可以看到正職學員舞鼓、跳陣頭藝術,他們被這些景象相互激勵,開始擁有信心,相信自己有天也能站上表演舞台,等到他們真的開始去社區表演,擁有小眾舞台時,就能獲得掌聲,而掌聲將能給他們尋找更遠、更大的夢想,這些力量也是他們與身俱來的。


許團長又說:「每個孩子都有夢,當孩子們不敢做夢時,他們就會誕生出很多不可能、不信任。」

當孩子們找不到夢想時,更會衍生出後端的惡效應,像是狐群狗黨、與社會脫節......等等,而造成這些的根源,並不真的是因為這些孩子不在乎成績、不愛唸書,而是因為家長、老師沒有在乎「心」的教育。

而《九天民俗技藝團》所提供的也僅是一種更靠近夢想的方式,許團長利用陣頭結合藝術激發出孩子們的自信心,並從中培養美感。《九天民俗技藝團》的一系列課程,其實都大有來頭,因為許團長重視孩子們的學習環境,他也邀請專業的芭蕾舞老師、打擊樂老師、指揮家教導課程,而這些專業的活藝術教材會激發美感,孩子們的靈魂被淬煉的同時,表演將會更加迷人,這不僅是紙本上的教育,這是行動的教育、心的領導,《九天民俗技藝團》讓孩子們曝晒在陽光下、每一滴汗水都結實的落在軀幹,許團長認為熱血的靈魂是每個孩子的天生特質,教不出來、模仿不來的。


每個男人都有一個,重型機車夢。

許振榮團長認為,每個男孩都希望自己是帥氣、英姿,更希望自己成為少女們的偶像,為了圓著個夢想,他突發奇想,要把團隊用企業形象打造,並且讓團隊擁有新的資源,他決定用「哈雷機車」結合《九天民俗技藝團》,著除了圓了孩子們新奇夢想外,也替《九天民俗技藝團》打造了新的品牌樣貌,當他們騎著重型機車表演,這成了一股特色、文化,最後《九天民俗技藝團》就成了哈雷的一個分隊、代言人。

許團長也認為傳統藝術與新藝術其實並沒有特別的區別,他們的本質都是藝術。只是如何讓傳統藝術美也融合入現代,並讓現代人看見、體會這將是一項重要課題,而《九天民俗技藝團》所嶄露的陣頭藝術,是一種全新的教育藝術,許團長所帶領的官將首、戰鼓、神偶等表演,潛藏著國際化藝術的精髓,《九天民俗技藝團》運用自己的力量學習、吸收各方相關資訊,邁向國際化已不再是許團長的個人目標,這是《九天民俗技藝團》的教育理念,除了讓國際看到世界之外,更重要的是讓孩子們找到自己,擁抱自己心中的神。

許振榮:「在我的血液裡面充滿著一種革命的基因,因為我覺得做任何事情,一定要改變,這樣才會有生存之道!別人做過的事情我絕對不會重做。」


【翻轉Flip】:http://2013.tedxtaipei.com

線上購票:http://2013.tedxtaipei.com/ticket


撰稿:Ying Pu Hua

發佈於2013⋅08⋅19
2735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