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la 電動跑車經驗落腳台灣 ─ 專訪 XING Mobility 創辦人 Azizi Tucker & 洪裕鈞

2015⋅09⋅30
Tesla 電動跑車經驗落腳台灣 ─ 專訪 XING Mobility 創辦人 Azizi Tucker & 洪裕鈞
2892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9⋅30
Tesla 電動跑車經驗落腳台灣 ─ 專訪 XING Mobility 創辦人 Azizi Tucker & 洪裕鈞

(本文轉載自有物報告,感謝有物報告熱情專訪。)

說到台灣的創業,大部分人想到的可能是 App、咖啡店或是團購。不過來自美國的 Azizi Tucker,與來自台灣的洪裕鈞(Royce Hong),選擇了一個少見的創業領域 -- 手工電動賽車。但更特別的可能是他們打造賽車的地點 -- 台灣。

text

Azizi Tucker(左),Royce Hong(右)。圖片來源:周欽華

兩人將於今年的 TEDxTaipei 演講。有物報告受 TEDxTaipei 邀請訪談兩位創辦人。Azizi Tucker 曾任職於美國 Tesla 電動汽車。Royce Hong 則是工業設計師兼創業家。有物報告希望藉由本次訪談,了解為何這樣國際化的團隊,選擇在台灣創辦這麼獨特的事業。

特別感謝有物物聯網主筆 KT 出任本次的特約訪談者。以下為 KT 整理的訪談重點。

創辦 XING Mobility

兩人創辦的公司為行競科技(Xing Mobility)。Xing Mobility 前身為利曼龍(LMD)國際有限公司,由 Azizi Tucker 於 2012 年成立。原本主要是設計及製造傳統賽車,銷售給亞洲地區的職業車隊與業餘賽車手。

Azizi 大學主修機械工程。畢業後先後在底特律汽車業、NASA,以及工程顧問公司服務,並於 2006 年加入 Tesla,負責品質以及採購等業務。

2013 年,Azizi 來到 TEDxTaipei 演講。在那一年的 TEDxTaipei,Azizi 認識了同場的講者 Royce。Royce 是一位「設計創業家」。他的專業是工業設計,曾擔任過網路家庭的創意總監,目前同時是 IPEVO 愛比科技的設計師兼執行長。

Azizi 當時苦於缺乏設計師,因此邀請 Royce 協助設計車體。Royce 不但是工業設計師,也是一位深度愛車者。兩人一拍即合。他答應免費為 Azizi 設計車體,只有一個條件 -- 讓他成為合夥人。

兩人遂於 2014 年 12 月成立行競科技。公司專注於電動賽車(race car)、電動超級跑車(super car)以及電動車輛技術研發與顧問服務。

商業模式

行競科技的一大特色,就是在創業之初就已立定宏大而且多層次的商業模式。它的核心為三種業務:競技電動賽車、銷售電動超級跑車,以及電動車輛技術研發與提供技術顧問服務。

1.電動賽車:行銷品牌

行競不斷參加賽車比賽,以戰練兵,藉此磨練技術、打響品牌。

未來將透過每個月參加電動賽車比賽,行競得以不斷修改並驗證設計,吸取經驗。對行競來說,賽車不僅檢驗車子,還考驗車手、技術團隊以及維修團隊等 10 人以上的組織能力。透過比賽本身的張力,能夠促使團隊持續開發、驗證及測試新技術,以累積研發能量。

同時,參加比賽可以吸引目光,行銷品牌,並為另外兩項業務的競爭力背書。

text

行競科技打造的賽車。圖片來源:Royce

2.超級跑車:賺取利潤

行競的第二項業務是銷售電動超級跑車(super car)。行競將根據賽車累積的技術及經驗,客製生產道路上用的超跑。

3.電動車輛技術研發與技術顧問:主要營收

行競主要的營收將來自顧問服務(consultancy),這包括技術授權、諮詢服務以及專案開發。

在技術授權方面,行競將把從電動賽車累積的技術,例如電池模組、電池管理系統、傳動系統以及資料處理系統等,轉換成專利或營業秘密,以技術授權或提供諮詢收費。行競也接受專案開發。

三大業務彼此支撐

賽車、超跑跟顧問,三種產品看似互不搭嘎,實則是互相支撐的支柱。

Azizi 說,一般車廠生產車,有 85% 零件是車廠與 OEM 廠商共同開發,並委外製造。只有 15% 是由車廠內部自行生產。 而委外製造的 85% 零件中,約一半採用專屬設計,但大部分還是採用現成的(off-the-shelf)零件。

例如汽車的擋風玻璃,一般是由玻璃廠商派遣人員進駐車廠。兩邊彼此分享機密以及技術,共同設計生產。

但汽車業要導入新產品或新設計,往往需時 3 年以上。這是因為事關人身安全,車廠普遍較保守,需要先經過大量測試以及累積使用記錄,才願意全面導入。而要打入車廠體系,讓車廠放心共同設計、或是採購技術或產品,過往的紀錄(heritage)至關重要。

而實路累積使用記錄,證明可行性、可靠性,是最強有力的證據。與其等待客戶認同,緩慢的試用、測試轉而量產;行競科技寧願將自行開發的技術放到賽車場上,實地測試以及驗證。用賽車場上的紀錄,取得車廠信任,節省授權的導入時間。

特別是對電動車來說,其心臟就是電池模組。至今也只有 Mercedes 曾自行生產電池芯。但因經營成效不佳,其已將電池芯工廠賣出。而電池模組、電源管理系統、電源管理系統、動力傳動系統等,彼此之間需要協同設計,是技術授權的藍海。

透過開發賽車,累積經驗、技術以及專利。再透過比賽本身帶來的行銷以及使用記錄,為自身產品及技術背書。賽車場上累積的經驗,轉而開發超級跑車。其中生出的知識與技術,可轉而用授權、諮詢服務以及專案開發獲取利潤。三者相輔相成,成為正向循環、不停相互餵養的三個營運主軸。

為何落腳台灣?

問到為何選擇台灣創業,Azizi 表示電動車是過去一百年汽車業最大的變革。在汽油汽車產業,各大車廠擁有動輒百年的研發經驗、數百億美金的投資;然而電動車重新發展不到十年,是台灣有機會與國際大廠競爭的舞台。

電動車不只代表替換動力來源,更帶來從零件到整車設計的重新思考。汽油引擎、燃油系統、噴射系統、冷卻系統以及追蹤噴射系統都必須被捨棄,改成電池、電源管理系統、系統整合、驅動馬達以及控制模組等。這些技術發展時間不長,台灣非常有機會佔有一席之地。

此外,台灣汽車供應鏈完整,能提供快速成形的樣品以及原型製作。台灣的品質、工程能力、人力成本以及生產線,也都足夠成熟。此外,產業內的許多公司都了解從汽油車轉換到電動車的趨勢,勇於擁抱改變。

Royce 特別提到台灣的人力成本,對打造手工跑車是一大優勢。一般房車,例如 Toyota Camry ,由於是大量機器生產,因此所需的人力生產工時約為 30~40 小時。但手工超跑一般需要 2,000 ~ 5,000 人力小時。

所以同樣車款,在英國或在台灣生產,5,000 小時的人力成本將差非常多。或者說,以同樣的成本,在台灣可以將人力工時增加至 10,000 小時。那麼打造的手工汽車將更穩定,品質更是倍數的完美。

學習 McLaren 的一級勝利方程式

行競科技的員工以及創始人都是賽車愛好者,對汽車充滿熱情。但賽車業門檻高,因此行競科技別出心裁,發展出三個營運主軸,相互支持。

在採訪之中,兩位創辦人多次提到知名賽車廠 McLaren。McLaren 是 F1 賽車冠軍車隊。而它的商業模式也是在賽車場上累積經驗、技術及知識,為商業跑車以及技術顧問服務打下良好的基礎。

行競要達到 McLaren 的地位,不可能一蹴可幾,較可能從顧問服務起步。汽車製造是資本密集產業,多需就近生產以節省關稅及運費。以電動車 2014 年 28 萬輛的出貨量而言,短時間內市場大幅擴張機會不高。行競選擇小量、高價值、高端的賽車以及跑車,從小眾且具利基的產品開始,穩健發展,是不錯的選擇。

要投入設計以及開發賽車,所費不貲,因此儘快開發出可授權的技術將是關鍵。目前行競科技的比賽都在台灣。若能取得好名次,轉往國際性比賽取得好成績,將有助於打開能見度。

而要販售超級跑車,除了價格不能便宜之外,更要滿足超跑買家對極致性能的要求。要在小眾超跑市場上能脫穎而出,必須有品牌知名度或是絕佳的設計。前者需要時間累積;後者可能是突破點。行競能否快速累積設計實力,取得關鍵技術將是重點。

顧問服務要帶來營收最樂觀。許多 Azizi 在 Tesla 的前同事,也像 Azizi 一樣,離職後建立自己的事業。他們依據各自的優勢,在電動車輛的各個技術領域發展。這個關係網很有機會先帶來收入,支撐後續的另外兩個主軸。

如何挑戰世界?從決定挑戰開始

平心而論,行競科技的路不好走。但挑出利基,從滿足少部分的需求開始,能大幅增加成功機率。銷售超跑非常困難,賽車要贏得冠軍也不容易;更別提與世界各國有經驗的團隊,競爭為數不多的開發案以及技術授權。儘管挑戰很多,但兩位創辦人都是有經驗的老手,衷心期待行競科技能走出一條康莊大道,為台灣產業轉型樹立典範。

由於我也是機械工程背景,因此在訪談的最後,我問 Azizi:『台灣的工程師多半被培養成解決問題、設計零組件的工程師。要如何培養出一個像你一樣的系統工程師?』

他說大家要跳出舒適圈,自行設計系統。做困難的事情,以成為全方位的人才。閱讀有物的讀者們已經跨出了第一步,學著思考更複雜的問題。期待有更多人能跳出舒適圈,發揮更大的價值以及創新!


作者:KT

發佈於2015⋅09⋅30
2892次瀏覽
0則留言